蓝月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错世 > 第69章(得寸进尺) 第(1/2)分页

第69章(得寸进尺)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也许急着呼唤突然离开的“母亲”, 男人的身后传来了奶声奶气的嘎嘎声。www.aihaowenxue.com

    男人走了几步,到底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看。

    梧桐树枝上的五只凤凰正不怀好意地紧盯着那只委屈地在草丛里扑腾翅膀的小黑毛球,并且缓缓伸展着翅膀, 似乎等着他走了, 那五只便要将这代表不吉的同类幼崽扯碎。

    那男人冷冷瞥了一眼后,又往前走出去几步。那五只凤凰立刻飞扑了下来, 伸出尖利的爪子无情地去扯那幼鸟。

    可怜那鸟儿, 愣是被扯掉了几个黑黑的绒毛,被利爪钳住,吊在半空疼得“嘎嘎”叫。

    就在小筱替小幼崽心疼, 看得一阵气愤的时候, 那已经走了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又折返了回来, 如闪电般抽剑劈斩,哄撵开了那五只扑过来的凤凰。

    那五只凤凰吃过魏劫的亏, 倒也识趣,立刻将鸟儿扔甩在草地上。

    蛇鳞冷峻的男人弯腰捡拾起那只伤痕累累的幼鸟。

    那小东西立刻委屈地用脑袋磨蹭着他的手掌。

    他沉默了一会, 也不管这鸟儿通不通人语, 倒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外面的世界比这里更加残酷,我也并非上苍眷顾之人, 你若跟着我出去, 其实还不如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看来那小幼崽压根听不懂他这语带禅机之言, 只是生怕他再丢下自己,小尖嘴和小爪子并用,费力地一路攀爬,来到了魏劫的头顶上, 在他有些凌乱的长发里供出个窝来。

    等安顿好了自己,小东西蔫蔫地将小尖嘴藏在了自己肉翅膀里, 这才轻轻叫了起来,毕竟它方才被抓挠得很疼 。

    男人似乎有些无语地挑了挑长眉,伸手到头顶,将它抓握在手心里,依然很嫌弃地看了一眼它的丑样子,复又自嘲邪笑:“也罢,你跟我一样,都是不被上天眷顾期待的,既然你留下必定一死,我便带你去人世红尘里走一遭,这其中的苦难劫数,你自经历去吧。”

    说话间,他来到了树旁的一块光滑大石旁,看着手心里的幼鸟浑然不觉地安然闭眼,磨蹭着他的手指小憩,似乎完全不知自己的命运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男人垂眸,一眼看到了之前坠谷时,掉落在地上的酒葫芦。他捡拾起酒葫芦一饮而尽后,又将酒葫芦甩扔到一旁,扬手抽剑,龙飞凤舞地在那光滑大石上写下“天命可违”四个大字。

    写完之后,他端详了良久,嘿嘿冷笑了几声后,便将那只伤痕累累的小黑鸟揣在怀里,再次御剑腾空离开了狭谷而去……

    就在他腾空而去时,那五只凤凰也紧紧随在他的身后而去,似乎在怨他带走了那只小黑凤,发出不甘心的长鸣……

    小筱也要跟去,可是身子一轻,似乎被人拉拽住了,怎么也飞不起来……

    当小筱终于费力睁开眼时,就看见紫眸男人正声音微紧地喊着她。

    看到她终于睁开眼睛时,魏劫暗松了一口气。

    方才小筱睡得那么沉,脖颈印有五凤彩绘的地方也越发滚烫,魏劫也不知她是怎样的情况。

    等小筱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与梦里不苟言笑的男人肖似的面庞,竟然有些出不了梦境,也不知眼前是梦是幻,伸手便去翻男人的里怀,看看里面有没有小黑凤凰。

    魏劫低头看着自己被小筱拽开了衣襟,因为衣领子大敞开,已经露出他结实的胸肌了……

    他挑着浓眉,低声对小筱道:“旁边还有人呢……乖,以后再扯……”

    小筱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才后知后觉地看向一旁嘴巴大张的余灵儿和唐有术。

    身为率性奔放的狐族,余灵儿自问自己也做不到睁开眼,一语不发就扯男人衣服的豪放。

    崔小筱不愧是立志要创建合欢宗的女色魔,这等主动!

    难怪看着清冷不好相处的魏劫也招架不住,被她给勾搭上手了……

    钦佩之余,余灵儿也是后知后觉,不应该在这里打扰别人家的恩爱,所以她连忙扯着唐有术走,嘴里还不忘说:“天色还早,正适合修炼!你们继续啊!”

    等他俩消失在树丛后时,小筱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忙不迭将魏劫的衣襟合上!

    魏劫垂眸看着她,用长指理了理她鬓角的长发问:“方才梦到了什么?怎么满头大汗?”

    此刻天色大亮,在很远处传来鸟儿的鸣声。小筱昨夜安歇的地方还算清净,被一侧树丛掩映,倒是适合二人低低聊天。

    小筱的脑子里其实还沉浸在方才的梦境里,她怀疑自己昨日入凤凰秘境受到的刺激太大,竟然在梦境里臆想了一遍上一世魔尊魏劫入了秘境的遭遇。

    不过按照魔珠的说辞,他当初带出了一只黑凤凰应该是真的,就是不知那只不被上天祝福的黑凤凰最后怎么样了。

    小筱一时想起了魏劫被诛杀时,耆老山凤池有凤凰悲鸣,同时放出天火燃烧了耆老山方圆百里的旧事。

    这场天火灭绝了耆老山的生机,以至于二百年后,耆老山都是光秃秃的一片。

    看来魏劫当年的身死,似乎不光是秦凌霄诛杀那么简单。

    而她这一路替着魏劫顶雷,磕磕绊绊走到了现在,也不知前面还有什么劫难在等她……

    想到这,小筱抬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魏劫,倒是慢慢地说出了自己方才的梦境。

    也只有借着做梦的引子,小筱才敢跟魏劫显露一下他前世原本的命数。

    不过这倒是个好法子,小筱在想自己要不要借着做梦的由头,跟魏劫再多说说关于他前世的命数。

    这样一来,假如有一天她不在了,无人再替他应劫。魏劫也可以从容面对他命里的劫难,不必像梦中那个满身蛇麟透着无尽苍凉孤寂的男人,独自面对生死考验。

    可惜魏劫听小筱说,梦见他身上布满蛇鳞,还亲自孵化出了一只丑凤凰,并且将它带走,准备喂养时,忍不住哑然失笑。

    这等荒诞无序的事情,还真是做梦才能做出来。

    不过凤凰密谷的遭遇显然让小筱受了很多的苦楚,不然她怎么会做此噩梦,梦回到让她差点丧命之处?

    想到这,他忍不住安慰地理了理她的鬓角,打趣道:“你看我像怡花弄草,逗鸟养虫的人吗?”

    说这话时,魏劫心不在焉地想:若是养个爱瞪眼,装大人样子训人的小姑娘,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小筱听了魏劫的话,也觉得有道理,自己的梦境还真是荒诞极了。

    可是梦境里,看到那男人裹挟仇恨,变得冰冷邪佞的心痛感却是真真实实的。

    她以前恨不得能早日摆脱了魏劫,回到二百年后。

    而现在,小筱一想到自己离开了,魏劫便要独自承受这一切,逐渐变成梦境里那个不苟言笑,冰冷如魔的男人,她的心竟然满是不忍。

    想到这,她看着魏劫的俊脸,忍不住伸出纤指摩挲他的面颊,现在这样俊美的脸,若是生了蛇麟也是太可惜了……

    她既然已经顶了他大半的命数,倒是不妨再倒霉一些,替他走了下半程。

    这一路走来,小筱虽然承担了魏劫的大半命数劫难。可也许是两人结伴同行的缘故,倒是没有一人孤独承受那般痛苦。

    若是那样,魏劫前世一人独受的苦,就由她来承担,且让他留存着这一世来之不易的恣意随性吧。

    毕竟自己是掌握先机的未来之人,就算丢了秘籍,里面的情形她也记了大半。

    总好过他茫然不知,与天抗争。自己是他的师父,既然如此,为师替徒儿受些苦也是应当应分的。

    小筱心里此时装的满是济世救人的菩萨度量,只差显出佛光,照亮世人眼了。

    可是这天刚亮时,她先不管不顾地扯了人家的衣领子,现在又在二人独处时,满是爱怜地摸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

    血气正方刚的年轻男人哪里经得起这一而再,再而三四五的撩拨?

    魏劫觉得自己此时若是再多言,就有些不解风情了。若不做些什么,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垂怜?

    于是小筱刚下定决心替魏劫扛下成魔的下半程,满心的牺牲悲壮。

    下一刻,小菩萨就被魏劫豪不客气地按回到了草甸子上。

    魏劫容貌走的是邪魅而带着几分清冷的路数,可这样看似不羁的男人,一旦紫眸里漾着醉人的神情,天生的女魅血脉也算是发挥到了极致,甚至不必歌声魅人,只是如此定定凝望,就让人沉溺其中……

    他慢慢低头,薄唇终于与一脸懵的小师父亲吻在了一处。

    小筱一时茫然,只是惯性地沉溺在这唇齿相依的纠缠中。

    男人吻得很用力,就连被亲吻得意乱情迷的小筱都能感觉到他的那份不可耐……

    这次魏劫显然不太规矩,不光是亲吻着自己,居然还不太老实,等等……他的手是在哪里?

    这一次,崔宗主终于惊醒,一用力便猛地推开了身上的男人,然后她腾得坐起来,鼓起的脸颊气得绯红。

    她一手护住身前,另一只手点着男人的鼻尖:“你……你怎敢乱摸?你方才摸了我哪里?”

    魏劫却是一脸无辜地眨着紫眸:“方才意乱情迷,我也忘了,要不我们再温习一下,再告诉你?”

    说完,他欺身又要过来,却被小筱一下子捏住了耳朵。

    温你个大头鬼!小筱才不信他不知自己做了什么鬼祟。这小子,油滑得很呢!

    由此可见,刚才的那一场幻境的确是在做梦!

    她真是打死都想象不出来,眼前这个露着虎牙冲自己笑,耍着无赖的魏劫,会变成梦境里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男人!

    魏劫终是笑着握住了她捏耳朵的手,挨着她低低问:“怎的?符宗的门规又要改了?要加一条只许亲,不能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