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错世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1/2)分页

第36章 第 36 章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这鬼医毕生所求,便是人们的敬仰赞许。www.wannengwu.com哪怕他自己依旧是个庸医,借用的医术也不过是魔的力量而已,可他依旧可以沉浸在这种虚幻里不可自拔。

    但是现在,这个姑娘居然清冷不屑地看着自己,就仿佛看着沟渠里的臭水。

    这鄙夷斜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是姐姐在瞪着蠢笨无能害死爹爹的他……

    这一刻,他因为心虚而恐惧,哭得泪流满面,一瞬间便被打回原形,重新变回以前不自信的样子。

    “求求你,让我给你治病吧,我一定会用心,绝对不会再医死人……”

    小筱看着他那癫狂反复的样子,忍不住暗叹一声:这身上的病痛固然难治,可现在看来,最难治的却是人之心。

    依着她看,最需要救治的是这个借魔上身,满足自己无妄虚荣心的庸医才对!

    不过那鬼医哭了一阵,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狡黠笑道:“不对,你不敢杀我!这世上除了我,可没人能治好你的胳膊,啧啧,天罚之伤啊,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何必在我面前装圣人?”

    小筱也笑眯眯地凑近了些,同时用剑紧紧抵住他的脖子道:“是吗?若真这样,我宁可自断手臂,也不需要你这样狠毒之人来医治!”

    说完,她挥动宝剑,便要刺入少年的鬼宫穴,一旦刺中,附身在他身上的魔只能被迫剥离。

    可就在这时,这处鬼巷屋院的大门被人猛地撞开了。

    一大群人手持刀剑闯入了院子中。

    小筱转头一看,呦,还都是老熟人呢!

    只见四大派的人马,再次齐聚洛邑的小巷子。

    那为首的正是乌木峰的长须长老,一看到魏劫和崔小筱时,立刻皱着长眉道:“怎么又是你们?你们在此作甚?难道……外面的人都是你们杀的?”

    小筱连忙指了指她剑下的少年:“您搞错了,这位才是罪魁祸首!”

    原来三大派接到了凌云阁的书信,说是探查到洛邑城里有古怪,每次中元节时,会有邪魔在菜市口大开杀戒。

    恰好去年时,乌木峰的一个弟子的亲人前来问医,也成了受害者。只是当时不明所以,不知为何他会倒在洛邑的街头。

    现在看了凌云阁的书信,那弟子便在众长老面前哭诉,恳求同门查明真相。如此降妖除魔之事,自然是四大派的本分。

    这一次,四大派集齐了讨伐邪魔的大军,算准了时间,赶着过来一探究竟。

    结果一到这里,便发现了此处似乎有魔的气息,更有一条城中没有的“十九里”。

    可没想到,当他们沿着尸横遍野的巷子闯进来时,却发现了魏劫和他那个符宗的师父崔小筱。

    上次耆老山四大派跟这二人闹得很不愉快,没想到这次又是与他们遇上了。

    当听到崔小筱说凶手是她用剑逼迫的少年时,长老狐疑地皱起了眉头。

    现在那少年一脸病容,骨瘦如柴,面无人色又泪水涟涟,怎么看都不像能杀人的样子。

    再说那鬼医,一看有人闯入,立刻失声叫道:“救命!我被这两个人胁迫入了院子,他们说请鬼医看病,需要活人祭奠……他们……他们要拿我做贡品啊!”

    听了这话,妙仙山的几个弟子立刻怒喊道:“魏劫!你这妖孽,居然如此狠毒,你跟你的师父简直是狼狈为奸!”

    有人一带头,另外的人也纷纷起哄,一时间群情激奋,似乎要立刻将这符宗师徒二人擒拿住了。那辱骂人的话也是越说越过分。

    魏劫总是漫不经心的吊儿郎当样,可是小筱如今倒是知道他一些细微的表情代表什么了。

    比如现在,当他眉眼是弯的,可右嘴的嘴角先翘起来时,看着像是在笑,其实是真的生气了!

    小筱一看这四大派的人果然还是没什么长进,在作死的道路上一直策马奔腾。

    按照二百年前原来的轨迹,这些人本来应该过些日子才来到洛邑城,去围堵魏劫的女魅生母,然后再与魏劫激战一场。

    可是现在,他们却是早早来了洛邑城,又在这鬼巷里遭遇了,这跟以前的轨迹大不相同。

    就是不知又是哪里出了岔子。

    不过四大派误会符宗弟子献祭活人,这样辱没师门的黑锅可不能背!

    想到这,小筱不再迟疑,提剑便照着那谎话连篇的少年的鬼宫处刺去。

    与天斗的宝石浸满了天罚能量,当剑芒刺入穴位的一刻,犹如天罚上身。

    那少年鬼医立刻撑不住了,两眼一番的同时,双手扬起红色尘粉,妄图最后一搏。

    那原本白皙的脸竟然呈现出骷髅的狰狞,然后脸上迅速呈现出道道皱纹,一下子从青葱少年变成了核桃皮样的老叟。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人魔分离的征兆,这少年看来被魔附身的年头不短啊!

    以至于宿主在分离之后,少年立刻衰老了起来,呜咽着哭喊:“不……不要抛弃我……我不要变回庸医,我会帮你杀更多的人!我不甘心……”

    哭喊到最后,他终于呜咽着咽气了。而从他流血鼻孔里逃逸出一只蜘蛛样的虫子。

    那虫子从鼻孔出来后,如气吹一样变得像拳头大小,还顶着一张披头散发的脸。

    那魔迅速扫望了一圈。突然目露狂喜,毫不迟疑地奔向魏劫,嘴里还狂喜地嚷着:“竟然有这般适合成魔的身体,快,我会助你完成心愿……”

    而魏劫只定定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躲闪之意。

    眼看那魔蜘蛛甩出了魔丝快要挨近魏劫时,崔小筱眼疾手快,一剑劈去,将那大蜘蛛斩为了两段。

    而就在小筱斩杀了那魔时,她手臂上一直不能愈合的淋漓伤口,似乎一下子变好了许多……

    看来斩妖除魔,算是功德一件,似乎抵消了天罚之怒,让她的伤口好了不少。

    这附身魔死的那一刻,他幻化出来的这条巷子也突然幻灭消失不见了。

    众人此时又闪回洛邑城东的菜市街口,四周都是关门歇业的店铺。

    地上横躺着之前自相残杀的捕猎者,还有那个鬼医的干瘪尸体。

    而四大派的弟子中,有不少人吸入了方才鬼医临死前扬起的红色魔尘,此时毒性发作,一时间杀气毕露,居然追砍起了同门。

    幸好各大派领队的长老见多识广,按住了他们的宫守穴,将他们点倒在地。

    这下子小筱不必说什么,事实便明晃晃地打在那四大派的脸上。

    那四大派的脏水都憋在的嗓子眼里,一时不知该往哪里喷去。

    乌木峰的长老率先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道:“降妖除魔之事,不可独自逞强,若是你们符宗事先跟我们四大派打招呼,就会避免无畏的误会!”

    小筱收起了自己的长剑,微微扬起下巴恍然道:“原来如此,老先生,我与徒儿受教了!”

    那长老本来是没话找话地自圆场子,谁知这符宗的小姑娘也不闹,只嬉笑着顺着话说了下来,倒是让人没法再不要脸苛责下去。

    说起来,人家师徒降魔卫道,并无不妥之处,倒是他们先犯下了口舌孽障,将人家师徒平白无故地痛骂了一顿。

    就在这时,如前世轨迹一样,巡夜的更夫路过,看到满地的尸体,还有一群带刀之人,吓得慌忙敲起了铜锣。

    于是一大群兵卒呼啦啦拥来,将这些人围得是水泄不通。

    此时午夜刚落,他们的熙攘喧哗在空荡荡的街头回响。

    在夜幕的掩护下,立在一处高楼屋顶的白衣男子将小筱他们方才的话尽收耳中,而小筱手握的那把上古宝剑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把剑……不正是“与天斗”吗?本该是魏劫的佩剑,怎么会落入到崔小筱的手中?

    这男子正是秦凌霄,他作为二百年后这把古剑最后的主人,一时间也是惊怒极了!

    其实魏劫造访鬼医的这一节,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虽然原本轨迹里,他这时并没有拜魏劫为师,也不在洛邑城。

    可秦凌霄清楚记得唐有术曾经跟他讲过,魏劫在耆老山断臂之后,就是来到洛邑城里找鬼医诊治的。而且那鬼医灵验得很,魏劫一人看病归来后,他的断臂就痊愈了。

    虽然后来听说,那鬼医似乎也被魏劫杀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中间的过程怎样,唐有术也不知道。

    不过魏劫在洛邑城犯下凶案的事情,却是千真万确的,虽然魏劫事后得了璨王的赏识,得以逃脱屠戮罪责。

    可是秦凌霄当时听到唐有术无意中讲这段时,却是咬碎银牙,觉得魏劫杀人如麻,罪孽滔天。

    若是他当时在洛邑城,绝不叫这恶魔逃脱了罪责!

    早早离开了涂云山的秦凌霄,并不知道小筱替魏纠受了大半天罚的事情。

    他离开了狐山,便回到了凌云阁,一边借着灵泉之力凝练成丹,一边推断出魏纠只要受了天罚,还是会如之前的轨迹那样,来到洛邑求医。

    在他看来,魏劫为了获得唯一的诊治资格而动手杀人,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这次,魏劫可就没有那么幸运,能像之前那一样,得了权贵庇佑,不用背负杀人罪名。

    只有世人早早看清这籍籍无名小子的蛇蝎心肠,才能与他一起,将这厮斩草除根!

    于是秦凌霄施了手段,故意泄露了这鬼医的机密,提前纠集了四大派的人早早来到洛邑城。就是为了能赶在魏劫断臂被接之前,堵住断臂未愈的杀人恶魔。

    可是为何这一切又乱了套?本该接受治病的魏劫,如今却成了弄伤了手臂的崔小筱。

    而且他们居然没有让鬼医治病,那崔小筱更是用宝剑逼得鬼医显出了魔形,暴露了鬼医设圈套杀害求医者的事实,然后当着四大派的面,亲自斩杀了